2018年12月12日    星期三

【设为首页】【加入收藏】

知青岁月中的美食
发表日期:2012-06-13 16:21:04 | 来源:健康123网 | 查看:

  1965年的9月份,我们30多个刚刚高中、初中毕业生,响应号召从F市下乡到了D县一个公社的林场为知青。那是一个荒山,刚定为公社的企业林场。每个员工每月发16元的工资和男生配40斤粮食指标,女生36斤粮食指标。这在当时已算是不错的待遇了。但年青还在发育的身体和每天开荒、种地、种树……艰苦的劳动之中特别能吃,加之每天三餐在饭堂里吃着计算着定量的米饭和缺油,少肉,少荦的饮食,同时这山泉水带碱性,又滑又甜,食物消化得特别快。经常性的饥饿感令我们很难受。只有在晚上肉体极度疲劳的沉睡中,可以暂时忘却饥饿的感觉。有些家庭环境较好的知青,会寄来粮票或奶粉类的食品,以补充不足。但大多数知青都以工资和配给粮食定量生活。
\

  有一天,一个男知青收到家里在信中夹带的二十斤全国流动粮票。估计是家里千方百计节省下来的定量,还要用单位出差证明才可以到粮站换取全国流动粮票。那年代,就连到小食店吃碗面条也要交粮票的,仅有钱都不行。这粮票数量不少,我们一帮人都羡慕不已。当晚,他放开肚皮,就着那一小碟大头菜炒猪肉(那几片肥猪肉如刀片般薄),一斤米的白饭(还要用称称出重量)几分钟就全放到肚子里,还轻轻拍了拍肚子,模仿一部电影里的情景,严肃的说“华西里叔叔说,面包会有的,粮票会有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当时,我们全都大笑起来,而他那的满意的笑容,满怀希望的神态,几十年后说起这事,还如昨天般历历在目。

  开始的几个月,不适应的强劳动,疲惫和半饥不饱的状况,日出而作,日落而归的生活,使我变得如机器人般麻木。只有晚上,躺在床上,籍火水灯微弱的光芒,看了书,读了报纸。才感到自己还是有点文化知识的人类,还怀着美好的理想和希望。

  后来,慢慢地适应了环境,并看到附近的村民上山打猎,下河捉鱼。我们几个男知青亦蠢蠢欲动,目的是改善生活。经过商量以后,准备了手电筒和菜刀,每逢星期六的晚上,因第二天是休息日。我们几个知青就拿了工具,还有水桶,9点钟开始进山沟砍鱼。以下游开始,逆水而上,尽量在浅水的地方走动。在电筒的光照之下,清彻水流在金黄的砂子上流过,两旁的小鱼也逆水而游动,当鱼游到浅水的地方,马上手起刀落,鱼就翻白肚,后边的人就马上把还活的鱼捡到水桶中。一般都是些动作灵活的寸半到两寸长的山坑鱼,有时可以砍到近尺长,游水姿势优美,但动作迟缓的鲶鱼。比较少见的是那灰黑色的塘蚤鱼,一旦游至浅水的地方,一样也跑不掉。有时还碰到生鱼,但这鱼象精灵一样,反应迅速,使我们从没有得过手的机会。而那些跳进水里以漂亮的蛙式游动的青昂和田鸡,比在陆地上更容易砍到。有时还会有在水里游动的小水蛇,也难以逃脱我们的袭击。一般晚上出动二个多小时,收获有一、二斤,多的会有几斤,少的只有几两。虽然,有时付出远大于成本,一个晚上二对电池就差不多用光了。但心灵上的快乐远远大于付出。那一种期待的心情和收获的喜悦,安抚着那年青而苦闷的灵魂。

  我们把收获拿回场部,弄干净后先用油煎一下再煮粥,加上油、盐,有时还有姜、葱和少许酱油。那就马上变成我们当时认为的世界上最鲜甜、美味的肉类粥了。无论肉体或精神都获得最大的满足。

  后来,我们逐渐掌握了规律,一般在风雨来临前,特别是又闷又热的晚上,加上没有月亮的日子,收获量是最大的。那些鱼在电筒光的照射下,逆水优美的游动,在清彻透明的水中如慢镜头的动画片,有时还遇到某种美丽的鱼,砍下去的手常会犹豫,仿如用残酷的刀子去破坏着美丽而宁静的世界。但饥饿和食欲又驱赶我们放弃幻想,令罪恶感消失在对美味食物的期望之中。……一年后这山坳河流的出口,在平原的地方搞水利建设,筑了一条堤坝,水流不能直接通到大河,流到珠江口出大海,鱼就越来越少。其后,给附近的村民用鱼藤来毒了几次,鱼就更少了,这残酷而快乐的猎鱼活动就渐渐少了。

  有一次,是秋天时分,我们整晚的活动收获甚少,正灰溜溜地准备返回场部时,突然发现前面的堤坝上草丛中有一条蠕动着长长的东西,在电筒的光照下,看清楚原来是一截黑色一截白色的银环蛇。有剧毒的!以尾部先,正从洞里一摆一摆地倒出来。当蛇慢慢地出了二尺长时,同去的知青G就惊慌的用刀子砍去,蛇背上中了一刀,马上就停止出来,后而迅速地向洞里钻去。我马上用手捏住那蛇的尾巴,并用力一拖,蛇断为二截,一截带着头的就在洞里消失了,而二尺多长的一截在我手中扭来扭去,断口处嘀着血,那黑白相间的鳞片,在黄色的电筒光中闪闪发亮。

  这截蛇给我们拿回来,当即用热水烫掉鳞片,开膛去脏后,砍成1寸长的蛇碌,还弄了点花生米,用锅煮了近1个小时。喝掉那鲜甜可口的汤,还把那又滑又软的皮和肉全吃到肚子里,剩下那一段段的骨头,干净得如标本一样。

  第二天清早,我和G拿了锄头,找到昨天晚上的洞口,把土给刨开,发现带着头的另一截还在洞里,也有二尺长,且还能蠕动,我们用袋子弄回场部,把那有毒牙的头砍掉。(那当地的职工说,很少见这么大的毒蛇,若给它咬了,肯定活不了!)割开肚子里,那蛇胆有手指头大,墨绿色的,给我们冲白酒分喝掉了。剩下的蛇身,也给我们如昨晚一样如法泡制吃了。这美味的蛇肉、蛇皮和蛇汤,在那饥饿的年代里给了我们长时间的回味。可惜后来,再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机遇了。

  以后抓到的那些小水蛇,过树榕,水律蛇等这类个体较小的蛇。一些从信宜来的职工教了我们一个方法:把蛇皮剥掉后,再连骨和肉用刀在砧板上剁上半小时,弄成肉酱,再用油煎成薄薄的饼子,放汤煮,加上切成细丝的蛇皮,有时还加上个鸡蛋,下多点白酒。连汤和渣全吃到肚里。那味道确实鲜美,只是肉饼品尝起来,感到粗糙而不可口。但他们说:这是最不浪费、最可以吸收营养的吃法,亦是长期在饥饿和蛋白质缺乏的年代里,老百姓增加营养和生存机会的方法之一。他们认为蛇骨里含有精华,最有营养价值的,但能不能消化吸收,那就要看各人的胃肠和造化了。

  第二个《5.16》通知发表之后,公社领导组织了全公社大队以上的干部共100多人到林场办学习班。吃着我们同样限量的伙食,三天后,他们都感到饥肠碌碌,这山泉水的确助消化。几两米饭进肚,很快就象没吃过一样。第四天会议结束之前,邻近大队的书记,一个叫J的又黑又瘦的50多岁的农民,提议改善生活。当天下午他一人带我走到林场山的深处,一个叫石祠堂的山洞里。那山洞很大,解放前曾经是游击队领导人藏身的地方。里面又黑又深,还一个条水溪流过,平常我们很少到这洞里。只见洞内石壁上倒挂着黑压压的一遍蝙蝠。毛绒绒的,不断的蠕动,不时洒下尿液,把地面弄得湿漉漉的,一阵阵酸臭的气味。J很快就抓了一铁桶的蝙蝠,用盖子盖着,拿回场部前面的小河边。就一只一只地把那象长了翼的小老鼠似的蝙蝠弄死,并剥去那有一层绒毛的黑色的皮,除去头和肠脏,变成一只只雪白的带着透明翼的驱壳,晶莹的肌肉中,可见到那白色的骨架。再放到清水里泡一泡,就配上炒过的黑豆,煮了一大锅汤。带点白色的汤,味道很清甜,而肉是极嫩滑的,骨头很脆。看着整个过程,心里有点不舒服。但J很高兴的说,不要看它样子难看,这是我们那里农村中的滋补食品之一。解放前,日本鬼子沦陷时,饥饿之中,吃过这东西。在前几年经济困难时期,用这东西治水肿病,救过人。那年代,我们村附近山里的蝙蝠都给吃光了,而那年虫害也特别的严重。它的粪便弄干了是著名中药夜明砂,可治夜盲症呢。临走时,J还抓了一桶回去。尔后十年文革运动,J再也没来抓蝙蝠,而我也是就这一次,再也没有吃过这种食品了。每当傍晚,我看到在夕阳的余辉中,满天飞翔的蝙蝠,常常联想到小说和电影中描述的黑精灵,就藏在这奇特的动物之中,心里感到一种忧伤。但那汤的特别甜味,和那特定的时光永远留在心中,常常带来难忘的回忆。

  67年的春天,文革已轰轰烈烈地开展,到处是革命和大串连运动。场里的农中早已停课闹革命,学生和老师大串联去了。我们几十个知青和老工人在坚持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。刚好种了2年的竹子长势很好,特别是河滩边和缓坡地上的竹子,因雨水又充足,破土而长出了很多又粗又壮的荀,大家都很高兴。但没有多久,发现河边,所有的竹林里飞起一只只棕色的甲虫,有姆指大小,有着黑色不规则的斑点,头是尖尖的像象的鼻子,有2对翅膀,一对坚硬甲壳,一对是软软不断振动,飞翔时呜呜的声音有如电影中的直升飞机群。一扑到嫩嫩的自得竹荀上就会用带钩的脚牢牢地钉上,然后把象鼻子钻到荀上,抽吸那嫩竹荀中的液体,随后留下数千个小洞。洞口多了,那竹荀就会枯萎。严重的甚至干枯死亡。场里立即召集全体人员去捕捉这可恶的甲虫,我们称之为竹象鼻虫。我们几十人满山跑,一天可捉二十多斤甲虫,用开水汤死后就埋到果树林里作肥料。几天后,虫子数量就大大减少了。

  有一天,公社一个副社长,是从新会县调进来的,刚好到林场视察工作。他看到这些虫子就说:“这是由竹虫转变而成的。他们乡下的竹林也有出现过。常常给捕捉来喂鸭子或母鸡。鸭子吃了长的快,母鸡吃了下的蛋又大又多。困难时期,人们也抓来吃呢,这虫子有很丰富的蛋白质。”我们在他的指导下,把这虫子用一点油和盐水在锅里炒熟炒香。然后把翅膀和脚摘掉,把象鼻连头一拧,连肠子一起拖出来,剩下胀卜卜的身子扔到嘴里。咀嚼的时候,甘香之中带着一股竹子的清香味道。感觉真的可口!那个副社长和我们每人盛了一碗,坐在树下慢慢地剥来吃。因那壳有点硬,每只都要咀嚼很长时间,但味道很好。我们也是第一次吃虫子呢。这段时间,竹象鼻虫便成了我们的饭后零食了。饥饿感也大大地减轻了,可惜吃得太多,牙齿会很累,舌头和口腔容易弄损并感到不适。奇怪的是,这虫子第二年就很少,后来就永远消失了,估计是给我们吃怕了吧。此后,也再没有吃过这虫子了。那竹子成长以后,场里开了间竹子加工厂,生产了不少竹制品。而那虫子把竹子的特殊味道留在舌头上,永远留在心里了。

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生活既劳累,又无聊,革命的理想似乎遥不可及。有一天,公社从附近的生产队调了一个贫下中农进场,专门负责林场增加的副业——养一种良种鸡,称为三黄鸡,下巴长着胡子的。他个子又矮又瘦,又黑黑的,剃了个光头,老眯着眼睛。按年龄,我们应叫他叔叔的,但他个子小,我们称为堂仔。他是公社干部搞运动到他家三同时改新的,调他到林场算是信任和关照他了。因林场每月发给他三十块钱工资,而当时最好的生产队分配才5毛钱一个劳动日。在鸡场里需要24小时看管的,所以,我们知青也没人愿意去干。

  那鸡场的棚子搭在种满竹子的斜坡上,距离场部有近2公里的路程,周围有河沟环绕。是个理想的养鸡的地方。他同时带了一窝蜜蜂,在门前放养。那飞进飞出的嗡嗡叫的蜜蜂,给寂静的竹林带来生命的活力。不仅给他带来乐趣,而蜂蜜的收成还可以卖给乡下的中医师,用来炼制丸药,增加一些收益。他家中还有一个女儿,女儿快结婚了,他也努力为女儿挣多一点嫁妆钱。有时他女儿会来看他,才18、19岁模样,矮矮胖胖的,还象个小孩。可是在农村里,早早就找个好的婆家嫁掉,也就是父母最大的心愿了。……堂仔没文化,但很尊重我们这些可教育好子女,所以跟我们这些知青关系不错,而我常常负责送饲料和物品到鸡场,堂仔也渐渐跟我熟络了。

  鸡养得肥壮,也卖了好几趟,竹子也长得茂盛。堂仔的蜜蜂也收了几回。二年后的冬天的一个星期天,堂仔叫我去了他的棚子里,让我新眼看着他把灌满了深棕色的冬蜜的蜂巢,榨出如麦牙糖般粘稠的蜜糖。并盛了一小碗给我。并说:“尝尝,这是十几年才遇到的好气候和花期生产出的最好的蜂蜜。”

  看着那小碗,色如琥珀,但透亮,气味浓郁的蜜糖,真不知如何去吃。堂仔递来一个小匙更,一大碗凉的山泉水。说:先喝一大口水漱漱口,再吞一小口水到肚子里,然后把一小勺蜂蜜放到嘴里。那蜂蜜在嘴里慢慢融化开,甜,香,滑的感觉从舌头往口腔抒散。香气从鼻腔内窜出来,甜蜜的味道从喉咙咽下去满嘴蜜味混合了口中的分泌物,令味蕾充分地兴奋。稍后再喝一口泉水,那水马上就变成香甜的液体冲到肚子里去。就这样慢慢地一勺蜜糖,一口山泉水,交替地品尝。那味道和感觉真正妙不可言。

  冬日的阳光温暖地照在林地上,竹林里洒下了金色的斑点,而大大小小的鸡群在快乐地刨食,周围是一片寂静。冬蜜的香甜味道,从口中流进胃,再弥漫到全身,一直到心中。此时,一切的痛苦和欲望仿如永远地消失了,人生如果只剩下甜蜜和淡泊那该多么的好呵。时间仿佛就停止在这瞬间,只有快乐弥散在空气和心灵之中。

  后来,堂仔的女儿结婚,他也回家去了。那一窝蜜蜂也随他而去。我也再没有这样地吃到过如此美味的蜜糖了。有位名人说过:“饥饿会产生罪恶,也能产生创意”。我想,饥饿还可以破坏生态平衡并静化人类的灵魂。

  以后,回城工作了,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之中,那饥饿的感觉也永远地消失了。同时也到过很多地方,品尝了不少的地方特色的美食,尝试过各种的可食的虫子和动物,亦出席过不少的高级的饭局,吃进过不少的山珍海味,佳肴美食,即使是几万块钱一顿的饭局。但都没有留下多少永久的记忆。在生命的长河里,有很多东西都会渐渐忘掉,但那蹉跎岁月中的食品:山坑鱼粥,蛇肉,蝙蝠汤,竹象鼻虫,冬蜜。它们的味道却常常在脑海中闪现,永远给你快乐的回忆。那是青春,理想和流逝了的生命的记忆。 

分享到:
相关文章

编辑推荐>>

职场解压的15个心理技巧
夏天饮食宝典
职场解压的15个心理技巧
选购琉璃工艺品的小窍门
职场解压的15个心理技巧
书法鉴赏论文
职场解压的15个心理技巧
附睾炎的药膳保健
职场解压的15个心理技巧
延缓老年人衰老的六大举措